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二章 狼人杀高端玩家的复盘过程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二章 狼人杀高端玩家的复盘过程

  话说李然是怎么知道柳潇潇的计划已经暴露的?

  这事啊,还得从一个鬼故事说起。

  是的,非常劲爆惊悚的鬼故事,在来红裳楼的路上,马文杰告诉他的时候,连李然这个恐怖爱好者,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呐。

 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。

  据马文杰同志说,昨天他被女帝选中之后,他老爹马封高兴得不得了,晚上便带着谢礼,拉着马文杰去户部尚书,裴仲书家上门答谢。

  毕竟,马文杰这草包能够参选君侍郎,纯粹是靠裴仲书强行替换掉一个“天阉”的家伙,安插进来的。

  之后到了裴府,一切正常,裴仲书跟马封两个人,都算是位高权重,见面就开始官场那一套,推杯换盏,商业互吹。

  当然了,像这种庸俗无聊的环节,我们的大诗人,马文杰先生怎么能够受得了呢?

  于是乎,他趁着老爹不备,在裴府四处溜达透气,没想到糊里糊涂的闯进了一个废弃的后院。

  然后,他就看到了最为惊悚的一幕。

  一个女人在角落里哭着给儿子烧纸。

  这也许很正常。

  不正常的是,马文杰认出了这个女人的身份。

  正是裴仲书的原配夫人!

  用马文杰的话说,当时吓得尿都差点给他甩出来!

  为什么?

  因为就在几分钟前,在门口接待他们进屋的,便是裴仲书的儿子,裴彦!

  “你说这裴彦活得好好的,他老妈为啥偷偷给他烧纸,还哭得那么伤心?”

  当时马文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李然只给了几个字的回答:“你他娘的认错人了吧。”

  现在看来,马文杰绝对没有认错人。

  那女人就是裴仲书的老婆。

  裴仲书早就知道现在的这个儿子,是妖怪变的,而自己真正的儿子,多半已经命丧黄泉了。

  不过出于某种压力,他没有声张。

  他作为朝廷重臣,文臣标杆,自然是能够为了大局隐忍,沉得住气。

  可他老婆一个妇道人家就不一样了。

  这不,从裴仲书那里,得知这个消息,便伤心欲绝的给儿子烧纸送行来了。

  于是乎,最关键的逻辑点出现了。

  裴仲书知道这事,他的恩师,丞相张宁辅肯定也知道这事,也就间接说明了最上面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女大人,她也知道这事。

  那她为什么不让裴仲书声张?

  因为她不想打草惊蛇,她要暗中行动,要将柳潇潇之流,一网打尽!

  这不,现在就来了。

  李然看着眼前震惊失措的柳潇潇,轻叹一声:“这场棋已经没得玩了,你……还是投降吧,你的这群狐妖是玩不过东厂那群武科太监的,更何况,还有神道监的方士呢。”

  柳潇潇咬着下唇,不言不语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而此时,密道外面,隐约传来了刀兵砍杀之声,空气中不时伴有些许的灵力涌动,这意味着,朝廷的人马,已经开始全面冲杀了!

  “投降?我会向萧玄月这老女人摇尾乞降?”

  柳潇潇冷笑,神色忽然变得凄厉而疯狂:“我还没输!我还有最后一步,事已至此,我就算身死,也要让萧玄月付出代价!”

  “最后一步?”

  李然沉吟了一秒,忽然哑然失笑:“你是说,云东城的总兵朱应龙,和驻守浣西城的游击将军冯无伤么?”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  柳潇潇大惊失色,愕然的看着面前这位,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白脸情郎,一时之间,竟然觉得有些陌生。

  “如我所料不错,朱应龙、跟冯无伤两位将军,现在已经被斩首了,要不是这样,女帝也不会开始行动。”

  李然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要信口雌黄,李然,我警告你!你再污蔑这二位将军,就算我再喜欢你,我也会……杀了你!”柳潇潇怒道。

  “这算个鸡毛的污蔑啊。”

  李然耸了耸肩,俊美的唇角露出一丝洞穿世事的装逼微笑:“一个狼人杀高玩的正常逻辑推理而已。”

  “????”这种时候,柳潇潇竟然被他说得一脸懵。

  “你外面的狐妖朋友估计撑不了多久了,行,如果你实在不想跑,我就跟你复盘一下。”

  李然扬了扬眉:“帝都东南西北,四大护廷重镇,云东城、晋南城、浣西城、烽北城,这其中,以云东城朱应龙的部队战斗力最强,武者比例最多,而军事物资、器械、最为充足的则是大后方的浣西城的冯无伤,这于这两个关键人物,你偏偏没有任何的谋划,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答案很简单,因为这两个人,本来就是你的人,他们早已誓死效忠于你,我说得对吗,潇潇老妹?”

  李然眸光锐利的看着柳潇潇:“或者我应该称呼你为——”

  “柳烟公主。”

  “你……为何会知道我的身份?”

  萧柳烟瞳孔一缩,脸上的震惊,在此刻达到了极致:“你是萧玄月安插的卧底?!”

  “天地良心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好吧。”

  李然一脸无辜。

  随即苦笑着嘀咕了一句:“没想到莫名其妙就上了一个前朝公主,我他吗也真是跟你们萧家有孽缘了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!”萧柳烟道。

  “没、没什么,咱说回正题。”李然干笑了一声:

  “其实现在想想,你之前身上的疑点已经够多了,如此才貌双全的大才女,在帝都找个好人家,不是随随便便的事?为何会甘愿流落青楼?做妓女就算了,还立那么多规矩,挑客人?”

  “哦不,确切的说,你不是挑客人,你是在挑棋子,这密室里的所有人,都是你的棋子。”

  “当然最重要的是,刚才那老狐妖唤你一声“殿下”,我才将所有的事情,联系了起来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然叹了口气,环视四周:“如果不是我老爹位小权卑,可能我也是这密室之中的一员吧。”

  “不,你从来都不是。”

  萧柳烟忽然沉静了下来,眸光闪动:“你是独一无二的,我所有的,我愿意予你一半。”

  这话给李然听懵了,完全想不通自己之前的这个咸鱼官二代的人设,有什么优点能让一个才貌双绝的公主,念念不忘的。

  啧啧,这才是终极无敌,超级颜控啊。

  跟这位柳烟公主比起来,前世地球上那些追星女粉都是渣好吗!

  “李然你走吧,事到如今,这就是我的命,我不想牵连你,你如果被东厂的阉狗看到,就百口莫辩了。”

  萧柳烟眸光动情的道。

  她这话刚出口,发现李然早已经溜出了十几米远,转眼就要拐出密道口了。

  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她提醒的好吗!

  萧柳烟看着远处那道长身玉立的背影,只觉得又气又有一种迷之幸福感。

  连逃跑都这么帅,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呢。

  “李然,等一等!”她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  李然闻言一愣,咬了咬牙,还是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外面全是朝廷的人,你别从出口出去,你跟我来,这密室里……有一条密道。”萧柳烟喊道。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