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四章 出事了,出大事了!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四章 出事了,出大事了!

  月色如墨,一叶扁舟,行驶在江面之上。

  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啊~”

  一名俊美公子站在船头,双手捧着一颗晶莹璀璨的宝珠,不住的端详,满脸的惬意。

  “好精妙的小诗,是你写得么?”

  萧柳烟从船舱里探出头来,神色较之前憔悴了不少。

  “哟,公主殿下醒啦。”

  李然回首一望,顺手将凝魄珠收了起来:“这诗是我故乡的一位朋友写的,他叫阿白。”

  平心而论,像他这种极度偏科的理科生,能哼哼出来的,也只有那几位大佬脍炙人口的诗句了。

  “阿白?的确是首好诗……可惜啊,生我养我的故乡,我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  萧柳烟望向北方帝都的方向,感慨万千。

  “公主别想多了,人生不如意者,十之八九。”李然劝道。

  “十之八九?别安慰我了,我这辈子顺心的事却连一成都没有。”

  萧柳烟苦笑道。

  “不会的,其实想一想总会有的,比如……公主的天生美貌,冠绝天下,在下生平仅见呢。”

  李然想了想还是把小嘴抹了点蜜,毕竟,萧柳烟这次创业失败,对她的打击肯定是毁灭性的,正常人估计都承受不了。

  “你这小嘴,真是意料之中的甜。”萧柳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:“李然,我觉得这次相见,你比之前变了好多,变得比以前……聪明了。”

  “嗨呀,人总是会变的嘛。”

  李然干笑两声,坐了下来:“对了公主,到了帝都你有什么打算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此时女帝的人,正在晋南城全境搜捕,通往南方的官道应该都被封死了,你唯一的出路,便是趁朝廷没发现那条密道,果断北上,出中州,入漠北。”

  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到了帝都自会有人接应我。”萧柳烟沉吟半晌,又补充道:“罢了,你说得不错,我此行……正是要去漠北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李然试探性的问。

  “我会在那里寻找盟友,组建一只强大无匹的军队,然后,回来。”萧柳烟目光坚毅的道。

  龟龟,这是铁了心要二次创业啊。

  李然心中惊呼。

  “李然,有一件事情,我想不通。”萧柳烟忽然问道。

  “你是说女帝是怎么知道青眼狐妖的事情的?”李然一边说着,顺手削了个苹果。

  “不错。”

  萧柳烟蹙眉道:“按理说,我派出去的狐妖,都是经过重重训练,几乎与原主没有区别,普通方士若不通过法器,根本看不出来,裴仲书又是怎么发现的?”

  “这就要问公主殿下自己了。”李然似笑非笑道。

  “问我?”萧柳烟愕然。??

  “您还不打算回答我那个问题么?”李然漫不经心的咬了一口苹果。

  “不错。”李然目光如炬,盯着对方:“你,为什么不抓马文杰。”

  萧柳烟闻言一愣,没有说话。

  见对方没有回应,李然自顾自的道:“当年先帝驾崩,君帝慕容钰联合五军大都督于征伐冰国凯旋归来之机,在皇城神武门发动政变,二公主萧玄月顺利登上帝位,没过多久,她便立下了一条规矩。”

  萧柳烟依然没有说话。

  李然悠哉吃着苹果,继续道:“大玄845年,玄月女帝新政,没收大都督府、各地总兵府的兵权,只保留统兵权,而调兵权,则归由兵部掌管,从此之后,兵部权利一飞冲天,武人势强,文官暗弱的局面,一去不返。”

  “所以啊,你如果要动用护廷四郡的兵马,根本就绕不开一个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然目光渐渐深邃:“马文杰的爹,兵部左侍郎,马封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说马大人他……”

  萧柳烟神色大骇: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马封是我母帝亲自点的探花,我母帝与他有知遇之恩,他绝对不会背叛我!”

  “公主啊,我可什么都没说呢。”

  李然摇了摇头,将苹果核扔进了江里。

  “你…….”萧柳烟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只觉得越来越陌生,这还是那个天真蠢钝的小白脸情郎么?

  李然无奈一笑,道:“这位马叔叔与我父亲是世交,我太了解他了,行,咱先不说这个,敢问公主,当年青绫女帝在位时的六部旧臣,如今都怎么样了?”

  听了这话,萧柳烟咬着下唇,默然无语。

  李然道:“他们不是被流放边关,就是下贬州县,像我老爹这种一辈子小心翼翼,又没什么实权的闲官倒是好死不死的留了下来。”

  “这之中,只有一个例外。”

  李然接着说道:“那就是马封,政变之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修撰,政变之后,他一跃成为了兵部二把手,您觉得这中间发生了什么?哇,这种事情真是细思极恐啊。”

  “换句话说,您想想,当今女帝这样的人,她会放任一个不靠谱的人,留在兵部任职么?”

  李然说完,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我马叔这个事儿……我纯粹是猜想的,没有任何证据,您听听就好。”

  “我错了,彻底错了……”

  萧柳烟沉痛的道:“罢了,此日之耻,来日必将十倍报还!”

  “加油。”李然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李然,你来帮我,好吗?”

  萧柳烟沉吟片刻,忽然道:“以前我只顾着迷恋你的容貌,真没想到你还有这般见识,你与我而言……便是当年的慕容钰与萧玄月!”

  “别别,我是一条咸鱼,只会耍耍嘴皮子罢了,公主殿下不要为难我了。”李然连忙道。

  “行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肯定觉得像我这样的人,不配做成大事,对吧?”

  萧柳烟柳眉倒竖道。

  “天地良心,我很看好你的啊,公主!”李然赶紧解释。

  “罢了,你就在帝都等我吧,我一定会回来的,我会证明给你看,证明给天下人看。”萧柳烟看向他:“你若要娶妻娶妾,大可随便,反正等我杀回帝都之时,所有女人都得滚得远远的,你只属于我。”

  我去,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滲人呢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……

  霸道总裁与傻白甜的画风?

  “公主,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  李然苦笑一声,站起身来:“外面的船夫,是你的人对吧?”

  “不错,她是侍奉我多年的女官。”

  “绝对忠诚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嗯……好热啊,不过今晚的夜色属实不错呢。”李然解开了外衣,露出了一部分白皙的胸膛。

  “是啊,很美。”萧柳烟回道,粉颊变得微红,月光映照下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她随即拉了拉衣带,那白嫩丰满的小白兔再次呼之欲出了。

  气氛忽然变得十分的焦躁……

  “李然我要睡你,就现在!”

  “别这样公主,我今天不太方便……你知道的,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!天下男人都没有,就你有!”

  噼里啪啦......

  十分钟过后。

  “今天……状态不太好。”

  船舱里,李然摸了一把柔软的蜜臀,坐起身来,整个人心神宁静,进入了一种超然物外的状态。

  这个时候,要有一支烟就完美了啊。

  不知为什么,此时此刻,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。

  萧婉儿。

  「婚前约泡,应该不算什么吧?而且……我他吗是被动的啊!」

  「不错,我还是一个冰清玉洁,作风正派的美男子。」

  「妈的,我在想什么!萧婉儿一个十四岁的丫头,她懂个屁啊,而且,我能不能攻略她,还是个问题呢!」

  李然思绪纷飞的时候,忽然后背感觉到柔软的触感,萧柳烟从后面抱住了他!

  “李然,临别之前,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  ”嗯,说吧。”

  “我之前有跟你父亲联络过,他是一个很善良正直的人,知道我还活着以后,几次写信,劝我放下往事,远离帝都。”

  “我爹?哈哈,这倒是挺符合他的个性。”李然笑了笑,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他房间里那本《望月颂》是你给他的?!”

  “是的,那上面暗藏着我复国大计的战略部署,不过我以为他已经丢了,没想到他还留着啊。”

  萧柳烟惊异道。

  “完了,出事了!”

  不知想到了什么,李然猛的变脸,冲出船舱:“船夫小姐,咱们离帝都凯旋港还有多远?”

  “半个时辰吧,前面便是了!”

  “来不及了!”

  “轻身术!”

  李然咬了咬牙,双手平举,体内真气高速运行到极致,整个人衣衫飞舞,双脚竟然渐渐腾空!

  ??萧柳烟冲出船舱时,便只看到月光下,一道长身玉立的背影,望北飞驰而去,宛如九天仙人!

  “李然,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.”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