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五章 影帝李然,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!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五章 影帝李然,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!

  帝宫,金碧辉煌的寝殿内。

  一干文臣武将跪在龙榻之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此次红裳楼平叛,我东厂共出动三十名二品武者,十名三品武者,由我麾下新晋四品高手周全安带队,斩杀青眼妖狐百头有余,另发现一处密室,其中关押着迄今为止,我朝中所有失踪的臣公子弟,另有三位总兵,目前已送往太医院诊治,应无大碍。”

  御前太监,东厂大总管刘良率先跪奏道。

  “做得好,该赏。”龙榻的幕帘之后,传来女帝清幽的声音。

  “刘总管,您这样不地道吧。”

  这时,旁边一名长相秀气,面如冠玉的青年武官冷笑道:“此次平叛,我虹影坊可是出动了百名三品“青衣卫”手持重弩,替你们这帮武科太监开道,怎么到了你嘴里,就全成了你们东厂的功劳?嗯?”

  “再说了,若无“神道监”的法器相助,就凭咱们这双凡眼,如何能分清是人是妖?又如何能发现那暗藏的密室?要我说,这头等大功,应该归人家神道监啊,您说呢,玄心道长?”

  那青年武官一边说着,目光瞥向一边道士打扮,白须及胸的枯瘦老者。

  老者目光沉静,只淡淡道:“除妖降魔,护国安邦,本是当年慕容君帝设立神道监之初衷,我等责无旁贷,不敢丝毫言功。”

  “魏督主,我可没否认人家神道监众位师傅的一片赤诚之心,可是这次行动,我东厂部下身先士卒,以命剿贼是事实,难道不比某些躲在暗处的花架子功劳大?”

  刘良尖着嗓子,哂笑道。

  “你说谁是花架子!?”

  虹影坊督主,魏语虹脸有怒色:“久闻刘总管神功大成,已进阶六品化境,是否敢与本督约个时间,较量一番?”

  “哎呀,求之不得呢,只怕某些人输了之后,哭鼻子,那就不太好看了。”

  刘良掐着兰花指,阴阳怪气的道。

  眼见两大权臣掐起架来,周围随行官员都是噤若寒蝉,无一人敢出一言。

  “都给我闭嘴。”幕帘之后,再次传来女帝冷冷的声音:“逆贼萧柳烟抓到了么?”

  这话一出,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  魏语虹与刘良对望一眼,都没有作声。

  “启禀陛下……臣等反复搜寻,并没有发现此反贼的下落,想必……已经得知风声,提前出逃了吧。”

  魏语虹咬牙道:“不过陛下放心,臣已经命手下沿途封锁晋南城及周边州县的官卡要道,这逆贼插翅难飞!”

  “不错!就在刚才,我东厂也已经出动了三百名精锐密探,出城搜寻,另紧急联络了刑部,下放一万张海捕公告,并星夜传书给我朝“武圣”姜太渊寻求助力,此举之后,整个大炎恐怕没有任何一股民间势力,敢收留此贼,不出三日,此贼必然伏诛!”

  刘良不失时机的道。

  “呵呵,朕算是看出来了。”

  女帝冷笑道:“平时你们一个个都自称朕的忠臣良将,可真正行动起来,却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捉拿不到,你们说,这是朕识人不善呢,还是你们无能呢?”

  这话一出,全场惶恐下跪:“是臣等无能!”

  女帝轻叹一声,声音有几分唏嘘:“若是他还在朕的身边,朕岂会有这些苦恼……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他们自然都知道女帝说得是谁。

  天下第一奇才,君帝慕容钰!

  “罢了,都给我起来吧。”女帝轻声道:“算起来,这位小侄女,朕也有十五年没见看到她了,多少还是有些想念呐。”

  “传我口谕,无论发生任何情况,赐她一个全尸。”女帝道。

  “遵旨!”全场齐声道。

  “好了,接下来,该我们真正的大功臣说话了。”

  女帝的声音温和了不少:“马爱卿,你在外面么?”

  “回陛下,臣在。”

  全程面不改色,不发一言的马封出列道。

  “这次多亏了你不顾生死,深入逆贼内部,刺探出了这般惊天情报,否则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  女帝语气感慨的道:“不愧是张相的门生,爱卿真乃国之梁柱,朕这次要好好的封赏你!”

  “陛下过奖,臣只是做了一些分内之事罢了。”

  马封依旧面无表情。

  “不成,有功便该赏,有大功更是要特赏!也算是给某些忠诚良将,作一个表率。”女帝道。

  这话一出,刘良和魏语虹心中都是一震,女帝这话,就是说给他两听的啊!

  马封凛然道:“启奏陛下,朝中逆贼一日不除,这封赏臣断不敢要!”

  此言一出,全场震动。

  女帝更是惊道:“难道我朝中还有逆贼的同党?”

  “不错!”

  马封上前一步,满脸正气的道:“不止一个!臣这就要揭发他们!”

  “据实说来,有朕护着你,不要有任何的顾虑!”

  女帝冷然道,帝位的得来不易,使得她的眼中,从来容不得沙子。

  “是,陛下!”

  马封面不改色道:“都察院,御史主丞刘锡山!大理寺卿余光正,吏部尚书成知行以及……”

  他咬了咬牙,神色艰难:“臣的顶头上司,兵部尚书顾川之!”

  “以上四人皆参与了逆贼萧柳烟的谋反!”

  这话一出,在场群官无不咂舌,就连朝中的两大老牌特务势力头子,刘良和魏语虹都是暗自心惊,不敢多发一言。

  虾仁猪心啊!

 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啊!

  比起他们这些武官的争功斗狠,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啊!

  然而,在场的许多人都知道,不论是真是假,马封这么做,绝对有藏私!

  因为他的背后,始终站着一个人!

  大玄文官的牌面人物,丞相张宁辅!

  不错,他以上列举的官员,全是跟张宁辅政见不合,要求削弱丞相大权,六部分治的关键政治人物!

  真正意义上的朝中大员!

  这马封,摆明了是要借着这个机会,帮助他老师,铲除政敌啊!

  他们懂,女帝自然也不会不懂。

  “马爱卿,这些大臣可都是我大炎王朝的顶梁柱,你可要三思而后行,不能有一丝误判呐。”

  女帝的声音明显带着一种威慑。

  马封咬紧牙关,一副无愧于心的样子:“回陛下!臣虽位小权卑,但忠君爱国大义面前,不得不舍身忘死,挺身而出!臣曾经亲耳听到过,逆贼萧柳烟说起这些人的名字,如有半句不实,让臣受天谴而死!”

  啧啧,牛逼啊。

  在场不少都是官场上的明白人,纷纷在心里暗自感慨,这他妈才是真正的牛逼啊。

  原来,马封这番话,直接点明了两个主旨,第一,我没有实质性证据。第二,尽管我没有证据,但我深入敌人内部,得到了真实的情报,击溃群妖,解救了朝廷人质,这总是事实吧?

  因此,我马封说的话,您总不敢一点都不信吧?

  也就是说,马封跟他背后的那个男人,根本就没想过能一次性除掉政敌,而是让女帝在心里对他们产生忌惮,继而削权。

  政治上的角力,一旦此消彼长,局面可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神奇变化啊……

  女帝沉吟半晌,没有说话,其他人更加不敢说话。

  这时,只听马封咬牙道:“秉陛下,除了以上四人外,还有一人,也曾与逆贼暗通沟渠,此人是在下的同乡,也是多年的至交好友,然而大是大非面前,臣也只好挥泪举报此人了!”

  “他便是礼部侍郎,李道光!”

  他一边说着,目光隐有热泪涌出,嘴皮都咬破了。

  哇,好狠的男人啊。

  在场许多人已经被马封秀得头皮发麻了。

  原来,马封跟李道光都是前朝的同科进士,两人儿时相识,关系匪浅,这事朝中上下都知道,毕竟京官的圈子就那么大嘛。

  最重要的是,当今女帝也知道。

  当初,君帝慕容钰发动政变,青绫女帝大势已去,还是马封怂恿李道光布置祭坛,撰写祭文,迎玄月女帝提前登基的呢。

  这可不得了,这下人家马封可是大义灭亲呢,这下该相信他的忠诚了吧?

  女帝沉默许久,恍惚道:“这个李道光,可是昨日在朝堂上那位叫作“李然”的少年之父?”

  “陛下所言不错,正是他。”

  刘良在一旁小心答道。

  女帝“哦”了一声,又道:“罢了,那就先诛杀此贼吧,对了,此事不可惊动刑部,大理寺,直接交给你们虹影坊秘密操办。”

  “是!”虹影坊督主魏语虹应道。

  此时此刻,大家都了然了。

  女帝这意思,还是不想轻易动那四个朝廷大员啊。

  之所以杀李道光这种不足轻重的闲官,也只是做给马封和他背后的人看看罢了。

  毕竟如果真杀了那四个人,某些人,可就变成一家独大了啊。

  当然啦,如果马封所言属实,这么做,也正好给那几个人提个醒,你们的主子萧柳烟都不是我对手,朕心善,放你们一马,以后夹起尾巴做人,哦不,做官,好好给朕当差。

  什么是大智慧?

  这他吗才是真正的政治智慧啊,一举一动,都在于平衡各方局势,而不是直接摒除。

  “秉陛下……按日程,明日李道光之子,李然便要作为准君侍郎入宫了,此人如何处理?”

  刘良轻声问道。

  “李然……”

  女帝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,足足半晌,叹息道:“一并杀了吧,斩草不除根,他就是下一个萧柳烟。”

  “是!奴才会派人在明日接他进宫的路上,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,也算不辱没四公主了。”

  刘良殷勤的道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气宇轩昂的金甲侍卫冲了进来:

  “报!陛下有人宫外求见,此人自称是礼部李侍郎之子,有天大的机密要上报陛下,说是……”

  “他一个反贼之子能说什么?”

  刘良开口叱道:“你们这些侍卫怎么当差的?直接哄走便是,让这小子回去好好休息,明日早点上路…..哦不,入宫!”

  “我们……我们不敢阻拦啊,此人以人头作保,说有人即将造反,若不通知陛下,帝都三日之内……必定化为尸山血海!”

  那侍卫俯首道。

  刘良还打算呵斥一番,没想到女帝淡淡开口道:

  “传他进来。”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