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六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六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

  「哇,你果然在这啊,马叔。」

  「真是没让我失望呢......」

  却说李然被两名侍卫带入殿内,一眼就看到了最末位的马封。

  不过马封看向他的表情,则有一些些的尴尬。

  此时,所有人都不发一言,就连爱嚼舌根的大太监刘良都自觉的噤声了。

  所有人都想知道,这位昨日在朝堂上大放异彩的侍郎之子,今晚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。

  李然走到殿心,二话没说,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惊惶道:“陛下!大事不好了,前朝公主萧柳烟密谋造反!此时此刻,她就窝藏在晋南城的红裳楼!还望陛下速速派人前去捉拿,否则后患无穷!”

  此言一出,众官员面面相觑,心里都是暗暗思忖:

  今晚红裳楼的抓捕行动,不仅兵贵神速,而且非常的保密,除了东厂、虹影坊以及极少数官员知道之外,连刑部六扇门都蒙在鼓里,这小子突然跳出来唱这一出,莫非他老爹李道光跟马封一样,都是身在曹营,心在汉的“大忠臣”?

  不过在女帝开口表态之前,没人敢率先捅破窗户纸。

  这时只听女帝悠悠道:“李然,你不必惊慌,慢慢与朕道来,你是如何得知萧柳烟还在人世,又是如何知道她策划谋反的?”

  “来不及了啊,陛下!”

  李然神色焦急欲狂,表情管理简直做到了一个演员的极致:“此时此刻!就在此时此刻!萧柳烟已经利用妖怪和内奸,控制了护廷四郡的兵马,最多三日,她便要围攻帝都,行谋逆之举!”

  这话说出来,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几分微妙了,马封更是紧皱眉头,死死的盯着这位世侄,脸上的表情非常耐人寻味。

  女帝的声音依旧平静:“李然,你速速将前因后果,细细说来。”

  李然急切道:“前些日子,我父忽然收到了一本不知何人寄来的诗集,叫作《望月赋》,署名不是别人,正是名扬晋南城的红裳楼花魁柳潇潇——”

  “我父何等的清高自律啊,自然是对这些烟花女子的事物,嗤之以鼻,今日,正当他准备随手扔掉这本诗集的时候,猛然在上面,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!”

  “里面的图画与文字,竟然暗藏着一个惊人的谋反计划,而那位所谓的花魁,柳潇潇,不是别人,正是前朝的公主,萧柳烟!她之所以送来诗集,便是知道我父亲贤明,想暗中试探他的心意,拉他入伙,行谋反之举!”

  说到这里,李然用余光看了一下四周,只见所有人都目光肃然,竟然没有一人出来杠他,看来这场戏演到这里,还没有穿帮……

  不,不仅不能穿帮,还必须得秀起来,秀到他们头皮发麻!

  他非常清楚,稍微有点闪失,女帝的一个念头,就能让他全家成为这次政治博弈的牺牲品!

  “哦?既然如此,为何李道光他不亲自前来向朕禀告?”女帝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
  她自然没有发现,跟人家李然的演技相比,自己完全就是个业余啊,都还没入戏呢!

  哪有得知有人谋反,还表现得这么淡定的帝王?

  李然现在的状态,倒是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,只见他以手掩面,这么大一个美男子,竟然“呜呜”的嚎啕大哭了起来!

  哭得那是稀里哗啦,涕泗横流,完全不在意形象的,敬业精神完爆前世的小鲜肉!

  众人面面相觑,心里都是有些动容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哭了?”

  女帝的声音出现了明显的波动,似乎也有些懵逼。

  “启奏陛下…….臣父……臣父得知真相后,当场气得病倒了,此时......也不知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李然抽泣着,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  “怎会如此?”女帝问。

  “因为臣父的心被某些表面忠直,内心却心怀不轨的故人,给伤透了。”

  李然抹了一把眼泪,哀声道:“不仅是他老人家,连草民得知真相时,也觉得不能接受……”

  “什么真相?”女帝的语气明显带着浓厚的兴趣。

  “此时此刻,就在这寝殿里,在场的诸位大人之中,还潜藏着萧柳烟的逆党!”

  李然哭吼道,声音既沙哑又悲愤,台词极具感染力,使得在场所有人,都菊花一紧。

  “哦?是谁?你指认他出来便是,朕心里自有分晓。”女帝又问,这次的语气明显冷厉了许多。

  “是,陛下!”

  李然长身而起,一步步的走向旁边的诸位官员。

  众人见他走来,都是本能的纷纷后退一步,唯有一名白须老者,面不改色,闭目养神。

  乖乖,还是个修为不低的方士呢。

  作为一名修仙者,李然的灵识已经跟他们不是一个层级的了,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老者体内流动的那股精纯的灵子气息。

  不错,是灵子,而不是修仙者的真元,同样的修为下,质量与能效比后者不知差了多少倍。

  李然打量了老头一秒,随即看向了旁边的刘良。

  “你…….你看我干什么?我警告你小子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!”

  刘良吓得花容失色,竖起兰花指道。

  李然懒得管他,收回目光,又来到一名身穿麒麟服,腰悬青虹剑的青年男子面前。

  他不认识这个人,但这个人,让他很不爽。

  这倒不仅仅是因为这哥们是全场唯一一个带剑上殿,逼格十足的人。

  最重要的是,对方也是一个小白脸。

  而且长得比他还要秀气,跟个女人似得。

  死娘炮,菜虚鲲转世?

  “你是要指认本督么?”虹影坊督主,魏语虹嘴角冷笑。

  李然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,来到了他身后站着的一名白净清矍的文官面前:

  “马叔叔,您……您为何要背叛陛下,与贼谋反啊!”

  李然光速变脸,情绪一下子蹦不住了,跪在地上,崩溃大哭。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