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七章 真正的大忠臣呐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七章 真正的大忠臣呐

  李然这么一指控,全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聚焦到了马封身上。

  马封何等人物?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

  只见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将李然扶了起来:“贤侄啊,一切都是误会,世伯误会了你的父亲,如今你也误会了我,大家算是扯平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呵呵,这就怂了?

  李然心中冷笑,他自然知道这是马封审时度势之下,给出的台阶,意思也很明显,大家这一轮鸣鼓收兵,算是打个平手,互不为难。

  可李然不想啊。

  在他心里,马封这个糟老头子简直坏透了,典型的乱世叛臣,盛世弄臣,当年迎萧玄月登基,他把李道光推到明面上,骂名全让他老爹一个人担了,而真正受益的,却是他这个平步青云的兵部二把手。

  可以说朝廷里的明白人,都知道这马封是个口蜜腹剑的毒蛇,唯独他那个傻白甜的老爹还蒙在鼓里。

  可惜,现在的确没有办法动他啊。

  毕竟马封透露情报,让帝国免于叛乱,这是铁的事实,也是他目前占据的不败之地。

  换句话说,不论他马封处于什么个人目的,单从这一点,他就是一个大忠臣。

  而他李然呢,因为恰好赚取了一个信息差,再加上一番声泪俱下的表演,也算是证明了自己的忠臣身份。

  是的,如果等到第二天,萧柳烟的通缉令公布天下后,他再来说这番话,那神仙也救不了他们一家了。

  好吧,既然大家都有着能洗白自己的底牌,那么最好的结果,便是和平收场。

  这个道理,马封懂,李然自然也懂。

  因此,面对“大忠臣”递过来的台阶,李然扑的一下,就蹬上去了。

  他擦去眼泪,竭力让自己表现得人畜无害:“马大人,你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马封慈善一笑,正要说话,女帝温柔的声音却先行传来:“李然啊,你误会你这位世伯了,马爱卿和你的父亲,都是朕的大忠臣,都该赏!”

  “臣……臣驽钝,不知圣上何意!”

  李然装作一副傻白甜的样子:“我父亲是忠臣,这我再清楚不过了,可是……这位马大人,我们在反贼萧柳烟送来的诗集上,分明看到了他的名字!”

  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样子,全场都笑了,那名白须方士老头开口道:“傻孩子,就在今晚,红裳楼已经被朝廷剿灭,反贼萧柳烟的计划,也完全破灭了,目前咱们正在商量缉拿她的后续事宜呢。”

  “这……怎么会?”

  李然一副震惊的样子。

  “这多亏了马大人一片赤胆忠心啊,他假意投靠反贼,暗地里,却收集情报证据,献给朝廷,就在这一天之内,咱们先是暗中除掉了朱应龙、冯无伤这两个反贼同党,随后本督出其不意,亲自带着百余精锐,一路摧枯拉朽,一举捣破了反贼的老巢红裳楼。”

  说话的正是那酷似菜徐鲲的小白脸,只见他眉飞色舞,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。

  虹影坊督主,魏语虹?

  听对方说了一个本督,李然这才断定了对方的身份,龟龟,刘良、魏语虹,当朝两大特务头子,今天算是到齐了啊。

  “这是真的吗?”

  李然瞪大了眼睛,抿着唇,一双眸子晶亮无邪:“对不起马叔叔!侄儿……错怪你了!”

  他一边说着,扑了上去,情不自禁的将马封抱住!

  他暗中运行真力,手腕力量慢慢加剧……

  马封先是一脸感动的配合,但最后脸已经涨成了紫色,浑身骨骼被李然箍得咯吱作响,眼泪都飙出来了!

  “叔侄相拥,尽释前嫌,真是感人肺腑的一幕啊。”

  众人看着泪流满面,真情流露的马封,也是纷纷感慨。

  可怜马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被李然一个练气修士粗鲁“强抱”,还必须主动伸出双手,装作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
  “放…….放手。”

  马封疼得青筋暴起,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,当然,声音极低,只有李然能够听到。

  “马叔,我们李家不惹事,但绝不怕事,我跟我父亲不一样,希望你明白。”

  李然也是压低了声音道。

  随后,他主动松开了手。

  “哈哈,今晚能目睹一个大团圆结局,朕的心情着实好了不少,时候也不早了,诸位臣公该干嘛干嘛去吧,另外,逆贼萧柳烟的抓捕立即着手去办,不得有误!”

  女帝作出了总结性的发言。

  “是,陛下!”众人齐声应道。

  女帝接着道:“李然,朕要告诉你,今夜你这么多的忠君爱国之泪,没有白流,你让朕又认准了一位大忠臣,回去告诉你父亲李道光,让他等着明儿的封赏吧。”

  “陛下天恩!臣与臣父……惶恐之至!”李然躬身道。

  “好了,赶紧回去休息吧,与你父母好好话别,明日早些入宫,朕的婉儿公主可还等着你呢。”女帝语气暧昧的补充了一句。

  妈蛋,不会说话,就不要说话嘛,哪壶不开提哪壶,真是的,好好的心情,都被整没了。

  一听到萧婉儿的名字,李然就想到狗系统的任务,就瞬间觉得人生无望而艰难。

  今晚就算是给他颁一个奥斯卡最佳影帝,他都不会开心了。

  晦气!

  “魏督主,你留下,其余人都跪安吧。”女帝道。

  “是!”众人告退。

  李然刚出大殿,随后便被一群太监,扶上官轿,风风光光的从皇城正门抬了出去。

  他坐在轿子上,越寻思,越不对劲。

  这女帝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事了,还单独把魏语虹留下来做什么?

  难道……

  一个惊人的设想,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

  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

  “诸位公公,咱们能快些赶路么,我有急事,劳烦了!”

  李然猛的探出头道。

  与其同时,帝宫寝殿内。

  “陛下……敢问您是相信马封,还是相信李侍郎的儿子?”

  众人退去,魏语虹才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  “马封心里那点花花肠子,朕还是清楚的,不过他这次立了大功,这也是事实。”

  女帝平淡道:“至于那李侍郎家的儿子,朕瞅着,也不像是假话,李道光在本朝兢兢业业,确实没有出过什么大的纰漏。”

 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呐。”魏语虹道:“臣觉得那小子不简单,当然……马封也不是什么好鸟。”

  “说得好。”女帝轻笑:“所以朕要你帮朕找些定心丸来。”

  “定心丸?”魏语虹茫然。

  “朕的眼中容不得沙子,今日马封说的那几个人,你可记下了?”女帝问。

  “记下了,都察院,御史主丞刘锡山!大理寺卿余光正,吏部尚书成知行,还有……兵部尚书,顾川之!”魏语虹正色道。

  “不错,加紧对这几个人的监视,一有异动立即汇报,还有——”

  女帝顿了顿:“半个时辰之后,派遣几名最精锐的密探,秘密潜入李道光的府邸,帮朕看望看望这位忠臣,看看他究竟病得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另外,朕要你帮我找来一件东西。”

  “何物?”魏语虹惊道。

  “李然今日所说的关键物证,萧柳烟送的诗集《望月赋》,朕要看看究竟有没有这东西。”女帝道:“你找到之后,速速拿来与朕一观,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回去,这能做到吗?”

  “区区小事,对于臣的紫衣卫来说倒是不难,不过,陛下为何不明日直接宣李道光主动呈上,而要去偷……”

  “闭嘴!朕的事情能叫作偷么?”

  女帝轻叱道:“他主动呈上的东西,你觉得能看得出猫腻么?”

  “陛下教训得是,臣愚钝!”

  魏语虹惶恐叩首。

  “好啦,别害怕,进来吧,朕想看看你……”

  女帝的声音忽然变得有几分柔媚。

  魏语虹咬着唇,一张俊脸殷红,想动又不敢动的样子。

  “小家伙,还害羞呢。”

  幕帘之中,伸出了一条丰腴雪白的长腿,刚好触碰着魏语虹的官服。

  紧接着,女帝身穿一袭诱人的薄纱衣裙,走了出来。

  此时此刻的她,不像是一名君临天下的帝王,而更像是一名光彩照人的美艳少妇。

  魏语虹低着头,唯唯诺诺,也丝毫不像是让帝都臣民闻风丧胆的虹影坊督主。

  女帝挑逗的托起魏语虹的下巴,将他的锦玉官帽摘下,竟然洒出了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!

  白皙俊美的魏大督主,竟是一名眉目如画,略带几分英武的绝美女子!

  “知道为什么朕要让你着男装么?因为啊,你像他。”

  龙榻之上,女帝的声音柔媚万千。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