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的绝世仙师_第十九章 小老弟,哎哟不错哦 大发彩票规则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九章 小老弟,哎哟不错哦

  你处理?你会处理个屁啊!

  跟朝廷硬刚?

  真是图样图森破。

  “行了,你给我闭嘴吧。”

  李然白了弟弟一眼,随即笑呵呵的走到那卫兵头子面前,从兜里掏出几张银票,悄悄的塞了过去:“规矩我都懂,这是我给几位大哥赔罪的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

  那侍卫头子低头愁了一眼,皮笑肉不笑:“这恐怕还不够弟兄们的医药费啊。”

  草泥马,老子去一趟大保健都花不了这么多钱。

  李然心知今晚大事在即,已经没有时间耽搁了,咬了咬牙,又添了一张百两银票:“这总该够诚意了吧,这是在下所有的积蓄了。”

  “嗯……这个医药费是够了,但我几位弟兄受到惊吓,没点精神安抚费,那也不成啊。”

  那侍卫头子阴测测的笑道:“当然,你要没钱也行,要想此事了结,保你弟弟平安,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嘛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李然皱眉。

  那侍卫猥琐笑道:“看你们两兄弟长得这么水灵,帝都有龙阳之好的达官贵人那么多,你们不如……去卖屁股吧?”

  他这话刚出口,周围的侍卫纷纷起哄,一片嬉笑之声。

  呛!

  李焕的长剑骤然出鞘,寒光耀目,直接将那侍卫头子的长矛,斩为两截!

  这一次,李然没有阻拦,他是真的有些怒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那侍卫头子吓得浑身一颤,银票都掉在了地上,转头向四周道:“呶!大家都看到了!武者对朝廷官差动兵刃了,快速速上报朝廷增援!”

  “上报朝廷?”

  李然嘴角冷笑:“只怕到时候人头落地,五马分尸的是你们这群喽啰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  那侍卫头子明显有些慌了。

  “你知道老子是谁吗?”

  李然上前一步,俊脸生怒,宛如修罗天神:“我是圣上钦点的准君侍郎,当今四公主未来的夫婿候选人,礼部李侍郎的大公子,李然!”

  ??“所以,你方才辱我,便是侮辱四公主殿下,便是侮辱当今圣上!我现在便是让我弟宰了你们这群狗杂碎,朝廷也不会追究我半句!你信还是不信?!”

  说完,他拂袖回身,指着远处官轿的几名太监:“你们且去问问这些公公,我所言是真是假!”

  他这一番自承身份,顿时吸引了无数的围观群众,当然,其中最多的还是女人……

  毕竟“帝都第一少女杀手”,名声真不是盖的。

  李焕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他。

  “李大公子饶命,李公子在朝堂之上大放异彩的壮举,宫里早就传开了,咱们这些小喽啰要知道是您,也不敢如此放肆啊!”

  那侍卫头子膝盖一软,跪了下去:“在下上有老下有小,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绕了小的吧!”

  “行了,赶紧滚。”

  李然皱了皱眉,狠狠的踹了他一脚,本来他打算塞点钱就快点完事了,没想到非要逼他露出身份,这下可好了,尼玛,整个大街水泄不通,全他妈是女人!

  …….

  回府的路上。

  却说李然跟李焕两兄弟坐在车轿里,没有丝毫交流,气氛蜜汁尴尬。

  李然其实还好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尽快跟老爹李道光通个气,然后应对女帝今晚上极可能的杀招。

  现在整个李家,也只能靠他这个做长子的拯救了……

  “今晚的事,希望你不要跟爹娘提起……”李焕砸了砸嘴,还是开口道。

  “闭嘴吧你,惹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爹娘?放心,我不会管你的破事的。”

  李然没好气的道。

  “我说过让你不要插手了,那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李焕咬着唇道。

  “你小子不长脑子是吧?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武功厉害,就可以无法无天了?你打得过二十个侍卫,打得过100个,1000个么?锤得过东厂、虹影坊的高手么?你还真当自己是小说男主角啦?举世皆敌,一人敌国?”

  李焕抬起头,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  “我说你这小子什么眼神?怎么?是不是连我这个做大哥的都想打?嗯?”

  李然话虽如此,身体却本能的往后挪了一挪,毕竟修仙者都是大后期嘛,以他目前的修为,还真的锤不过这个至少武道三品往上的弟弟。

  “你是兄长,我不跟你吵。”

  李焕嘟嚷了一句,有些委屈的掉过头去。

  哟,这话还能听啊。

  李然愣了一下,声音也温和了不少:“我也不是说你,你今天若真在帝都大街上,杀了那几个侍卫,舆论一旦扩散,武者和朝廷的关系,势必会产生裂痕,到时候你觉得女帝会怎么做?”

  “我告诉你,以我对当今女帝的了解,她会毫不犹豫的,将咱们全家下狱,以安局势!”

  听了这番话,李焕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,低着头,默然无语。

  李然看在眼里,也不好多说什么,毕竟他这个做大哥的,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两人一路无言。

  很快,车轿到了李府门口。

  李然正跟几名太监说着官话呢,李焕直接跃下车轿,头也不回的进去了。

  “臭小子,什么态度。”

  李然嘀咕了一句,便准备直奔老爹李道光的书房,最近礼部事多,这个时候,后者一般是没有休息的。

  “大少爷……”

  背后响起一个细微的声音,转过看去,正是李焕的仆人王大年。

  “王叔,什么事,快说吧,我这还有急事呢。”

  李然回头道。

  “哎,您也不要太生二少爷的气了,我了解他,他这个人,什么委屈都埋在心里,不会说出来的……”

  王大年叹息道。

  “他有个屁的委屈啊,今天这个事完全就是他闯的祸啊。”李然无语道。

  “您知道……他为什么跟那群侍卫打起来吗?”王大年走近了一些,咬牙道:“是因为您。”

  “因为我?”李然莫名其妙。

  “是的,二少爷这次奉公命回帝都,走得太急,于是打算去夜市为老爷夫人买一些礼物,没想到偶然听到那几个侍卫议论您……”

  “哦?议论我什么?我要听原话。”李然皱了皱眉,想想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“他们……他们说您是天下第一小白脸,只会讨女人欢心,屁本事没有…….”王大年支支吾吾的道。

  “我寻思…….这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啊。”李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还有更过分的呢。”

  王大年吞了口唾沫道:“他们说您是兵部侍郎马大人养的“栾童”…….是帝都官场人人皆知的兔儿爷……”

  我操他妈,早知道,亲手宰了这几个货再走了!

  李然勃然大怒,作为一个超级直男,这恐怕是最大的侮辱了!

  诶?不过这么说起来,这个小老弟,倒还是不错嘛。

  嗯,善恶分明,孺子可教也。

  “行了,蝼蚁之言,不用过于在意,王叔你这些年也辛苦了,好不容易回府,好好歇息吧。”

  李然挥了挥手,径自走向李道光书房。



  大发彩票规则阅读网址:2mky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